《唐顿庄园》影评 让美好成为时尚

栏目:影视综艺 编辑:baoling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在《唐顿庄园》电影中,布兰森巧妙地阻止了一场企图暗杀国王的阴谋。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他给玛丽公主的建议。当时玛丽公主正严肃考虑是否离开一段看似没有了爱情的婚姻。 

图为海克利尔城堡(Highclere Castle),《唐顿庄园》拍摄地点。

“唐顿庄园”于2019年9月上映首周就创下超过3100万美元的票房,震撼了整个电影业。 比预期多了50%的票房佳绩也创下发行商“焦点影业”(Focus Features)有史以来最高首映票房纪录。 显然,四年前推出的这部描述克劳利一家及其仆人生活与时代的电视连续剧,并没有因为播映完毕而失去魅力。

为何“唐顿庄园”如此受观众喜爱? 它与之前和之后的无数古装戏有何不同?

这要归功于编剧兼制作人朱利安·费洛斯(Julian Fellowes)精心刻画的许多富有同情心的人物。经由费洛斯巧妙的安排,观众不仅欣赏庄园主人的气派,也很容易就关心那些最卑微的仆人。 他以敏锐的笔触或轮流阐述或一次到位的描写,时而充满雄辩,时而机智、热情。他使用的语调温暖又不粘腻、舒服却不枯燥,使观众充分感受到这些善良人物的欢乐、悲伤、情爱和迷失。

透过电视剧和电影,费洛斯在深切尊重传统情感的同时,也对某些现代化的需求表示认同。你很难在其它地方看到克劳利家族幽默诙谐的女大家长紫罗兰夫人(Lady Violet)和平民伊索贝尔·默顿(Isobel Merton,伊索贝尔的孙子是克劳利家族的继承人)之间充满情感张力的互动,清晰又幽默地刻画出一种随机又紧张的氛围。 无论是就合并一家更大的地方医院进行争论,还是紫罗兰夫人不赞成伊索贝尔雇用一位有丑闻背景的厨师,两者之间都存在着激烈的争辩。

影片中的某个片段,克劳利的长女玛丽夫人怀疑是否是时候出售房产,结束“唐顿庄园”这种类似封建制的生活。 她的女仆安娜(长期服务于唐顿庄园)提醒她,“唐顿庄园”依然起着重要的作用,不仅是为家族中的家人,还有整个社区中受益于此庄园并赖以为生的人们 。

而 “唐顿庄园”更深远的价值在于“使美好成为时尚”,这是英国传奇国会议员威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广为流传的一句话,他的两大公共服务目标是“制止奴隶贸易和礼节改革”。 想一想司机汤姆 布兰森(Tom Branson)成为克劳利最小女儿的鳏夫后,身处平民跨入贵族的阶级之间,他学会将原本反贵族的政治倾向转化为对妻子家人的尊重和忠诚。

在电影中,布兰森巧妙地阻止了一场企图暗杀国王的阴谋。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他给玛丽公主的建议。当时玛丽公主正严肃考虑是否离开一段看似没有了爱情的婚姻。 当她向布兰森询问他跟克劳利一家的关系时,布兰森告诉她生活还有工作最重要的是为了一些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爱跟尊重那些也许跟你没有太多共同点的人,特别是孩子们的身边围绕着的都是爱他们的人,这能带给孩子们幸福。为了儿子及王室,玛丽于是决定重新面对她的婚姻,但对她的丈夫表示理解他们俩都必须学习改变以适应彼此。

尊重传统又一点也不牺牲爱和宽恕是《唐顿庄园》的特点。随着可观的票房,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正如高级管家卡森所言,《唐顿庄园》和克劳利家族可能还会再流行一百年,或至少再拍一或两部电影。

作者简介:

迈克尔·利瑟(Michael Leaser)是查理曼大学院(Charlemagne Institute)的编辑助理。 担任Cave Pictures的副总裁时,他制作了电影《野花》(Wildflower),《罚单》(The Ticket)(由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主演),以及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改编的《沉默》(Silence)。他为《世界》杂志撰写了50部电影和文化相关的文章。 本文最早发表在《智能外卖》(Intellectual TakeoutIntellectual Takeout)上。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