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寡妇”姐姐指使弟弟杀人 韩裔美国人为凶手请愿赦免

栏目:社会万象 编辑:baoling 时间:2019年05月09日

在宣判时,法官Morrissey向Andrew说:“我真的相信,如果你没这样一个姐姐,你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但尽管如此,你的谋杀行为依旧是预谋的,你有能力做出另一个选择。

26年前,美国韩裔青年Andrew Suh杀了姐姐的男友,Andrew曾经是这个韩国移民家庭的最后一丝希望,为母亲报仇、保护姐姐,Andrew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应该为家庭承担的责任。然而,Andrew后来才意识到,当年姐姐Catherine可能正如媒体所形容的“一个冷血的黑寡妇”,为了遗产杀害母亲并操纵弟弟杀人,尽管她至今还未认罪。

1976年,Andrew的父亲Ronald和母亲Elizabeth从韩国移民到芝加哥西北部一个社区,当时Catherine 7岁,而Andrew 2岁。父母两人有声有色地经营干洗店事业,开了许多分店。然而,随着Catherine渐渐成长,这个家庭开始上演韩国传统父亲和叛逆女儿的争吵戏码,主因为父亲认为女儿结交非韩籍男友会玷污他们家族。某次激烈争吵后,父亲甚至在自己和女儿身上都淋上汽油,还好在点火之前被母亲阻止了。

1985年,父亲与癌症短暂斗争后去世了;两年之后,1987年某天早上,姐弟俩的母亲Elizabeth陈尸于自家干洗店,被人捅了35刀以上,死状相当凄惨。当时,Catherine和新男友Robert O'Dubaine正在交往,O’Dubaine表示,他与Catherine一整天都待在一起,因此Catherine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Andrew Suh一家的事件被拍成纪录片《The House of Suh》。

母亲去世之后,18岁的Catherine担任起13岁弟弟Andrew的监护人,也成了这个家的主人,她让O'Dubaine搬进他们家,两人拿着80万美元(约544.16万元)的遗产买了一辆Jaguar跑车,合开Pub、成立娱乐公司,Catherine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出入场合全是社会名流。

虽然两人行径夸张,但Andrew事后也表示,在这段期间,O’Dubaine尽责地担任起兄长的角色,教他如何开手排车、如何帮车换油等等。

而Andrew自己呢?尽管他相继失去家人,但还是努力过日子,当时Andrew就读于威尔梅特著名的罗耀拉学院,成绩相当优秀,获得四年奖学金,多次当选班代和学生会主席。然而,大二刚刚开始时,姐姐突然跟Andrew提了一个计划——除掉O'Dubaine。

Catherine严肃地对Andrew说:”这是你应该为妈妈做的“。

Andrew永远不会忘记姐姐如何叙述关于O'Dubaine的一切恶行,Catherine指控O'Dubaine打她耳光、赌掉母亲所有遗产等等,她甚至告诉Andrew,六年前母亲也是被O'Dubaine杀掉的。Andrew听完后第一反应就是报警,但姐姐赶紧阻止他,她说,如果报警的话她也会有麻烦,因为她的不在场证明是O'Dubaine提供的。

看到这里,许多人可能会猜想Catherine一定有涉入案件才会如此害怕,但对于19岁的Andrew来说,他脑袋无法运转,像被灌输了“姐姐是受害者、O'Dubaine是罪魁祸首”的指令。

Andrew回到大学上课后,Catherine在两周内疯狂打了66通电话,提醒弟弟一定要为他们家做这件事——杀了O'Dubaine!1993年9月25日,Andrew坐飞机回家后,Catherine给他一个纸袋,里面装着一把枪和一张回大学的单程机票。

接着,Catherine将O'Dubaine引诱过来,她谎称自己车坏了,要男友立刻来接她,并让弟弟躲在车库旁埋伏。Andrew说:“我真的很想跑”,但他想到他对家庭的道义和责任,只能举起枪,朝着O'Dubaine的脖子和头部开了两枪。

六周之后,Andrew就被警方逮捕了,并将事情原委全招了。

然而,在Andrew被捕期间,Catherine逃走了!她在芝加哥湖滨公寓租了一间豪华套房,并与一个有钱白人男子交往;一年后,也就是弟弟审判前几天,Catherine与另一名私人教练正在夏威夷逍遥,陪审团在她缺席的情况下,直接判她有罪。

直到某天,Catherine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名为“美国通缉要犯”(America’s Most Wanted)的节目,上面不断放送她的头像和资讯后,她才惊觉大事不妙,开始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几个礼拜之后,她打给芝加哥前男友诉苦,没想到,对方直接将她的资讯提供给警方,没多久,警方就将Catherine缉捕到案。

Catherine被押回家乡后,Andrew还在想办法联系姐姐,想问清母亲死亡的真相以及O'Dubaine是否为杀害母亲的真凶,然而Catherine却对外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弟弟”。

Catherine最后被判终身监禁;而21岁的Andrew则被判100年有期徒刑。在宣判时,法官Morrissey向Andrew说:“我真的相信,如果你没这样一个姐姐,你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但尽管如此,你的谋杀行为依旧是预谋的,你有能力做出另一个选择。”

2017年,Andrew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他已经43岁了,可以感受到姐姐对他的控制有多么恐怖,但是当年,对一个家庭支离破碎的青年来说,姐姐作为他唯一的亲人,就是他生命的一切,他可以为姐姐做出任何事。

不过Andrew了解,这并不是免除罪责的借口,事实上,Andrew从来没有宣称自己是无辜的,他承认罪行,并改过自新,甚至成了模范囚犯,经常担任培训囚犯的职位,像是场地管理员、资源回收经理、厨师、监狱临终关怀病房志工等等,并在监狱完成了相当于大学水平的课程,获得全A的成绩。

2013年,Andrew写了一封正式道歉信给O'Dubaine的家人,死者的哥哥Kevin Koron表示,他相信Andrew是真诚的,他对Andrew支持者的赦免请愿书不感兴趣,但他也不会反对。

Kevin Koron说:“如果Andrew被释放了,我不会因此感到不安,因为每个人都知道Catherine才是主谋,她有办法控制所有人帮她做事,而我弟就是这样才被她杀的。”

Andrew获得许多韩裔美国人的支持,他们到监狱探望他、为他签请愿书,希望Andrew能够提前获得假释,但目前还未成功。Andrew要到2034年,也就是他60岁时才有资格假释。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