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聪美主演《高岭之花》收视惨败 爱情日剧口碑不佳三大原因

栏目:影视综艺 关键词:高岭之花 石原聪美 编辑:baoling 时间:2019年04月27日

小桃与京都神宫流的天才兵马(大贯勇辅饰)插花时与另一个自己同在,而维持创作高峰。或许可用心理学的“镜像理论”解释,但野岛终究没说,留给观众自己猜测。

石原聪美2018年夏季档备受期待的新作《高岭之花》,平均收视不仅惨败给视为竞争对手的绫濑遥《继母与女儿的蓝调》,甚至在该季日剧统计中连前七名都排不进去。

当代日剧女神X九零年代最强编剧大师野岛伸司X水十黄金时段的王牌组合,却缴出不及格的成绩单,逼得石原在本剧的杀青宴上落泪“谢罪”!到底这部戏发生了什么问题呢?

本剧主旨的花道文化是过往日剧很少深入探讨的吸睛题材,就选题和为石原量身订做的名门千金造型都无可挑剔。

我认为收视与口碑不佳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男主角缺乏魅力;

二、野岛伸司野心庞大但表达艺术的方式抽象;

三、全剧重要角色行事过于偏激狠绝的“有病”剧本该背的锅,在此便就剧本部分做进一步的分析。

首先要说明的,是享有崇高地位的野岛除了早期《101次求婚》的纯爱三部曲之外,其实大部分作品都有浓厚的负面写实气息,毫不留情地揭露情场、校园与职场的黑暗面。

而且他在2008年的《交换恋人》中也谈论到“追求艺术”的人性挣扎,这些日剧迷熟悉的元素加以翻转结合,便呈现在新作《高岭之花》中──观众必须先有认知,出自野岛之手的作品肯定不会是单纯美好的“美女与野兽”童话。

第一点很单纯,大胆采用的“野兽派”男主角峯田和伸演戏经验不多、知名度不高,在剧中的“暖男”功能太过平凡单一,最残酷的是其“低颜值”,让水十固有的主力女性观众群难以买单、更别说是吸引新的观众加入。

第二点可先从故事的设定来了解,石原饰演的月岛桃是出身花道名门的千金,不但外貌美丽还拥有身为花道家的独特才能,看似完美无缺。然而她却在婚礼当天遭受爱人逃婚的背叛,不幸罹患精神疾病。不但情绪不稳、丧失吃东西的味觉、也失去了生为花道家的自信。

父亲建议她寻找一个新的对象来做“复建”,治疗完情伤后把对方拋弃,这份罪恶感能够让她重拾艺术家本色--野岛希望从“崩溃的天才”这个角度切入,探讨“艺术家”这个种族,企图明确。

然而,什么是艺术呢?剧中用“另一个自己”来做解释。小桃与京都神宫流的天才兵马(大贯勇辅饰)插花时与另一个自己同在,而维持创作高峰。或许可用心理学的“镜像理论”解释,但野岛终究没说,留给观众自己猜测。

不同的优秀花道家对于这门古典艺术的解读本来可以是本剧的优点,但剧中所做的诠释却是抽象难懂、一厢情愿、真相也有点荒谬的。

《高岭之花》以花道家为题材,在剧中石原聪美身穿和服十分吸睛

到底什么样的花道精神是对的、什么样的插花作品是好的,本剧也很难无法给出够有逻辑的比较与解释--毕竟艺术不是武术,是多数人甚至少数“权威”的“主观”来判定的。好比第九话当家市松(小日向文世饰)对小桃、奈奈一决胜负的作品所下的评断,当真是所有人都认同与理解吗?

想想有多少名画家的作品在生前被世人不屑一顾却在死后突然被捧为经典,难道在当下就不配称为艺术了吗?许许多多的问号,显示野岛尝试诠释艺术家的野心,以本剧的成效来说并不那么成功。

最后一点,偏激有病的角色我认为是《高岭之花》最大的败笔。回看月岛当家市松,本身便是推女儿入火坑的幕后黑手。他秉持“艺术和恋爱是最糟糕的组合”信念,加上门派的奥义是游走于光和影之间,需要能够掌握人性的黑暗面。

因此他为了“保护”长女小桃的才能不被稀释或世俗化,派出门下的代理师范去诱惑其未婚夫导致婚变、强迫被拋弃的小桃陷入绝境。

同时为了让本性纯良却嫌懦弱的次女奈奈(芳根京子饰)心灵长出黑暗,不惜命令前来结盟的宇都宫龙一(千叶雄大饰)在布局多时后,演出一场在相恋交往后的奈奈面前,与其亲生母亲上床的“毁三观”大戏,洒狗血却逻辑混乱的程度让人瞠目结舌:“当家自己脑袋不正常就算了,干嘛把其他人也都逼成神经病啊!”

之后面对有愧而一再逃避的龙一,奈奈仍旧不离不弃的真爱相随到底;又或者是小桃才刚婚变,遇上根本没认识多久的男主风间,就从利用他疗伤到迅速转变为发自内心地奉献自我、托付终生……美人姐妹档的爱情有这么廉价吗?根本没什么情感线的铺陈耶。

本剧人物的思路逻辑很难让观众等一般人理解、一个个脑袋不知道在装什么的行为举止更容易招致水十观众的反感!毕竟这不是深夜剧来着。

虽然理解这部戏最终成果宛如剧名一般:行恶之人却高喊为艺术牺牲、而非为情为财的设定,而成为距离一般人观念过于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但对自小也着迷武侠港漫、日本少漫的笔者来说,倒是想为野岛老师剧中“花道即武道”这个有趣的观念送上一点肯定。

正如有网友精辟吐槽的“月岛流根本就是《火影忍者》的宇智波一族,为了开眼什么都做!”。想得到万花筒写轮眼得亲手杀死最好的朋友……

而港漫里无论《风云》还是《神兵玄奇》这些经典名著中,“入魔”也时常是主人翁突破自我的变强手段,俨然早有“人不入魔枉少年”的笑谈。

重视武士道与三雅道(茶、花、香)的日本传统流派百百种,中心思想也各有差异。认为掌握黑暗面是迈向宗师殿堂的这种观念并不特别奇怪,只是过往的载体多置于漫画或者《星际大战》这类娱乐战斗系作品中。而《高岭之花》转为真人爱情剧来表现显然并不恰当、说教的说服力也不足。

再加上“这世上的女人有两种——夺取型的女人和给予型的女人……”这类显得过时的男女二元论不时出现,角色群也自始至终都不讨喜,收视惨遭滑铁卢实在不意外。或许野岛老师这次下笔是过度地“暴走”、忽视观众的接受度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